陰瑜伽的科學

原文出處:〈The Science of Yin Yoga

作者:Jessica Humphries

編譯:Hsin-Hong Pan

Image: Unknown

打造平衡的練習

相較於當代西方世界所盛行比較動態、陽性導向的瑜伽練習,於深度休息姿勢下長時間停留的陰瑜伽提供了一個極佳的對照。面對節奏快速的生活型態,陰瑜伽鼓勵人們慢慢地浸入寧靜,讓意識得以擴張。

當代陰瑜伽深受傳統中醫經絡哲學的影響,認為人體有著數條經絡,這些經絡是承載「氣」的無形能量通道。據說,陰瑜伽的體式能影響這些經絡,並促進健康與幸福感。

西方科學也發現,陰瑜伽練習會對身體與心理層面帶來影響。陰瑜伽創造了空間,讓副交感神經系統(負責休息與消化)得以活化,而長時間的停留有助於解開位於較深層的筋膜(相反地,動態動作針對的主要是肌肉)。因此,陰瑜伽的練習方式為我們創造契機,讓深埋於身心的緊繃得以釋放。

陰瑜伽的演化

陰瑜伽於西方世界的發展始於1970年代,一般推崇創始者為身兼瑜伽練習者及武術家的Paulie Zink。Zink的練習源自道瑜伽(Taoist Yoga),是一種與一般哈達瑜伽相比,更長時間於體式中停留的練習方式。然而,目前主流對陰瑜伽的基本認識主要來自Paul Grelley與Sarah Powers的推廣,他們將更多傳統中醫及解剖科學的概念融入練習中。

1970年代,Paulie Zink將道瑜伽-陰瑜伽的雛型帶入西方。

Truth Robinson是一位資深冥想練習者、瑜伽老師、及中醫博士,並在備受尊崇的瑜伽學校Power Living負責陰瑜伽培訓。他已投身鑽研陰瑜伽的練習及起源好一段時間。

Robinson說:

Paul Grilley所使用的經絡理論已有超過2500年的歷史,源自於中國整個理論基本上圍繞著「氣」的概念建構,但常常被西方誤譯等同於「能量」。』

根據Robinson的說法,Sarah Powers原本與Paul在同一間教室教學,結果「愛上了Paul所教授的那些於地板靜靜停留的姿勢。」

 Sarah建議把這些於地板上長時間停留的練習命名為陰瑜伽後來,隨著與PaulSarah練習陰瑜伽的學生人數快速成長,最終成為我們今日所認識的樣貌。」

陰瑜伽與傳統中醫

傳統中醫是一種使用草藥及身心練習──例如針灸、太極──來治療疾病,並增加幸福感的一套系統。在中醫的世界觀中,經絡被認為是遍行身體、負責導引氣的流動的通道。當氣沿著這些相互交織的網絡行進時,便形成了一個完整的能量迴路。氣的狀態可能為虛、旺、失衡與平衡,而這會影響我們身體與情緒的健康。

每條經絡對應到不同的臟器,因此臟器的健康狀態受能量流動影響。舉例來說,《Brightening Our Inner Skies: Yin and Yoga》的作者Norman Blair提到:

「當胃經阻塞時,我們會感到緊張,缺乏感受被支持的能力。當肝經失衡時,會以憤怒的形式顯現,且對一切不抱希望。」

陰瑜伽影響我們的經絡-也就是行經全身,讓氣得以流動的通道。

在傳統中醫的哲學脈絡中,身體與情緒的健康本為一體──兩者緊密相連。因此臟器的健康狀態會直接對情緒帶來影響,反之亦然。

Paul Grilley在鑽研傳統中醫哲學,並試圖將其與瑜伽體位法結合的過程中,發現了某些瑜伽體式的確能影響經絡以及氣的流動。Blair解釋:

 「某些陰瑜伽體式能對特定經絡帶來較大影響,因此我們有可能依循這些知識,建構出一套陰瑜伽練習。例如蝴蝶式(Butterfly)能強烈影響腎經及膀胱經。而青蛙式(Frog)則能刺激脾經,激發創造的潛能。」

陰瑜伽的解剖學

Sarah Owen跟隨Sarah Powers學習已超過十年以上的時間,是澳洲主要引領陰瑜伽發展的老師之一。她說,相較於身體上半身及外部組織(例如肌肉),陰瑜伽與身體下半身及內部組織關係更為密切。

「當肌肉處於放鬆狀態,不再啟動,且長期間維持在固定姿勢時,內在組織更容易得到滋養。」

與陰瑜伽習習相關、我們耳熟能詳的內在組織之一是筋膜。根據〈Fascia-What It Is And Why It Matters〉的作者David Lesonak的說法,筋膜是一種「柔軟與強韌兼具的銀白色物質,既圍繞、又穿透每一條肌肉,覆蓋於每個器官的表面,包覆著每一條神經。」

『需謹記在心的是筋膜網絡是一種遍佈全身的連續性結構當我們說筋膜「無所不在」時,事實上暗示著身體的一切相互連結,這也是筋膜之所以被稱為「結締組織(connective tissue)」的原因,這兩個詞常交替使用。』

筋膜包覆著每條肌肉、器官及神經。

Erin Bourne擁有運動科學碩士學位,並於瑜伽與肌筋膜放鬆領域受過許多訓練。她在師資訓練課程中教授陰瑜伽的解剖學,並於最近寫了一本從生理、能量及筋絡觀點探討陰瑜伽體式的書籍。根據她的說法,當我們在特定方向停止移動身體時,筋膜會開始脫水、固化及緊縮。

「想像廚房裡的海綿已乾置了幾天,它的彈性不再,也無法形變。陰瑜伽能拉長筋膜,解開沾黏的結點、並允許組織重新補水,再次生長(就好比將海綿浸泡在水裡一般)。」

 筋膜需要至少120秒持續性的壓力才會開始改變。「這便是為何陰瑜伽透過長時間於姿勢中停留,確實能拉長筋膜的主要原因,」Bourne如此說。

Bourne近一步解釋,陰瑜伽體式的設計也依循筋絡走向,藉由打開整條筋絡,將光(也就是氣)導入身體的暗處。最近的研究也確認,80%位於手臂的筋絡穴位位於筋膜平面上,暗示了東、西方人體觀點間有著相通的可能性。

Robinson認為,透過陰瑜伽練習來重塑結締組織有其重要性,可以抵銷日常生活中長期維持姿勢所帶來的影響。

「我們日復一日、整天都練著陰瑜伽,不論你採用的是哪個姿勢。你的身體會將這長時間停留的姿勢視為重要姿勢,進而調整原本的結構,以適應你的行動。」

 陰瑜伽與神經系統

Simon Borg Olivier是資深的瑜伽老師、物理治療師及大學講師。他坦承許多我們今日所見到、健身導向的練習會讓練習者進入「戰」或「逃」的模式──活化交感神經,並無可避免地導致憤怒、競爭及具侵略性。相較於這些讓心率提升的練習,陰瑜伽能夠活化副交感神經,允許我們好好地休息與消化。Simon說:

「我相信,如果你練的真的是瑜伽,練習過程中你應該會充滿著愛、感到快樂與安全感,而非僅發生在運動後的放鬆階段在不增加心率的前提下,透過瑜伽讓身體改善血液循環並非不可能的事,事實上,這是健康的人,以及真正的哈達瑜伽在做的事。」

陰瑜伽活化我們的副交感神經,讓我們的以休息與消化。

 Tara Fizgibbon是另一位澳洲知名的陰瑜伽老師,認同「陰瑜伽賦予我們通往寧靜的許可。它平衡了生活中一切陽性的活動,並允許我們進入更深層的休息,進而向更高意識敞開。」

陰瑜伽與心性

『練習陰瑜伽時的「心境」是一種自我接納、慈悲、純粹地臨在,而非力求改善自己、亦或面對困境時的自我苛責。陰瑜伽更接近一種冥想練習,在過程中我們得以觀察心緒上的慣性,及經年累月形塑而成的本能回應。陰瑜伽的練習創造了一個「保有空間(holding space)」,讓練習者得以進行正念、或著其它冥想練習,並觀看內在與外在經驗的起落。』──Sarah Owen

不論是東方或著西方科學,皆揭露了當我們在陰瑜伽中放鬆時,便開始療癒深埋於體內的緊繃,並改變導致身體受限的模式,進而影響情緒的健康。隨著我們在身體、心緒、靈性層面持續前進,擴展意識的契機將緊隨而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