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圈的神秘流行:關節過動症候群?

原文出處:〈Joint Hypermobility Syndrome: Yoga’s Enigmatic Epidemic?

作者:Bernadette Birney

編譯:Hsin-Hong Pan

「這叫關節過動症候群(Joint Hypermobility Syndrome, JHS),」神經科醫師這麼說。

在經歷了一整年繳交高得嚇人的健保扣除額後,我曾考慮叫我先生開車輾過我的腳,以符合保險公司支付帳單的苛刻條件。

但我沒這麼做,取而代之的,我選擇盡可能地向保險公司說明我健康上的議題。在眾多健康議題中,自小便困擾我至今的偏頭痛高居榜首,於是我掛了一位神經科醫師的門診,他的專長是頭痛。

在看完我的病史,並做了檢查後,他問:「你能試著前彎碰到腳趾嗎?」

我以Uttanasana的方式將自己對折,輕易地將手掌放在地面,額頭貼上小腿。他愣了一下,做了記錄,然後示意我退出動作回到桌旁。

「請將手肘伸直,」他說。

「伸到底嗎?」我做了確認。

「是的,盡你所能。」

他彎屈、伸直著我的手肘與膝蓋,不過我其實可以直接告訴他它們是過度伸展的。他也在病歷表中看到我X光拍出來的脊椎側彎。他拉扯我的皮膚,測試皮膚的彈性。

「你的肌肉會疼痛嗎?」

「超級痛,」我回答。「我的頸部、肩膀和下背總是不舒服。我的薦髂關節並不穩定,我還有幾根肋骨不在該有的位置上。我從小就有手腕肌腱炎,然後如果沒注意的話,手肘肌腱炎也會復發。」

「練瑜伽有幫助嗎?」他問。

「有的,如果…如果我保守一點,我是這麼做的。但若我想拚柔軟度,就得付出代價。」

「你能夠折大拇指碰到自己的手腕嗎?」他詢問。

「現在不行了。我小時候常常做這些事──用腳碰自己的頭,把腳塞在頭後面,」我回答。「我以前真的很能折,現在依然比一般人來得柔軟,但沒有我的一些同伴厲害。」

我將自己這樣的人稱為「緊繃的橡皮人(tight, bendy person)」。

我的關節活動度很高──實際上是過高──但我的肌肉很緊繃,長期以來有著許多氣結。我練瑜伽時非常小心──不論是自己練或帶著學生練──但總是不斷地這裡痛完那裡痛。

在政治或社會傾向上,我算自由派的左翼。但在瑜珈墊上,某部分基於我自己過度柔軟的緣故,我屬於死硬的保守派。你甚至可以說我有點頑固。

在政治或社會傾向上,我算自由派的左翼。但在瑜珈墊上,我屬於死硬的保守派。

「你花了多久才做到這動作呢?」多年來當我輕鬆地盤腿坐時,總有學生們嚮往地問著。對他們來說,許多人的髖緊到甚至無法想像自己在這位置中是舒服的。

「我打從出生便如此,」我這麼告訴他們,希望避免誤傳瑜伽的功效。

我並不是在炫耀。我的活動度其實是一種病理現象。

神經科醫師向我解釋,我的症狀應該是關節過動症候群(JHS),是一種關節活動度超過正常活動範圍的狀態。

在瑜伽課堂上,對那些難以碰到自己腳趾的學生來說,可能會覺得缺乏柔軟度是一項不利條件,當然,這是有可能的。然而,雖然關節活動度不足並非理想狀態,但卻沒有關節活動度太大那般充滿危機。

有關節過動症候群的人通常承受著肌肉、骨骼、關節上的疼痛,及軟組織的損傷,例如拉傷、扭傷、肌腱炎與脫臼。由於我們的韌帶並不穩定,我們有較高脊椎側彎、顳顎關節、椎間盤、扁平足及頭痛的傾向。

於華盛頓D.C.都會區執業的醫學博士Alan Pocinki寫過一篇關於關節過動症候群、對我來說很有開創性的文章,裡頭這麼解釋:「由於…韌帶…過於鬆弛,無法妥善地完成應有的任務,於是肌肉被迫付出更多….超過它們原本應做的,於是它們變得緊繃。」1

「造成關節過動症候群的原因尚不清楚,」我的神經科醫師這麼說。「但有可能是膠原蛋白基因(collagen genes)的突變所造成。」

關節過動症候群的患者容易出現肌纖維肌痛症、骨關節炎(鬆弛的關節容易發生)、以及神經病變疼痛或麻木。1我們往往容易瘀青,並擁有異常充滿彈性、光滑的皮膚。當久站時,可能會感到相當不舒服。

我們的神經系統傾向過度反應。Pocinki博士寫道「過去這些年,關節過動症候群被認為與各式各樣的自律神經系統問題相關。(自律神經系統調節整個身體的運作,包括心律、血壓、呼吸、消化及免疫力。)」1因此我們可能有循環上的問題(例如低血壓、站立起身時感到暈眩、手腳冰冷、心悸、靜脈曲張、在一些極端的例子中,甚至血管會破裂。我們也容易有消化系統的問題,例如胃食道逆流與腸躁症。

根據Pocinki的說法,「為了補償易延伸過長的血管…大多數活動度過高的人有分泌更多的腎上腺素的傾向…」1經年累月下來,過量的腎上腺素生產將讓腎上腺精疲力竭,導致疲憊、難以入眠、焦慮以及憂鬱。2根據個人經驗,長期疼痛與耗竭將付出巨大的代價。

我的神經科醫師繼續告訴我自體免疫也與關節過動症候群有關。這似乎為我的橋本式甲狀腺炎(Hashimoto’s disease)提供了解釋,這是一種甲狀腺的自體免疫性疾病。橋本式甲狀腺炎提升了我罹患甲狀腺癌的機會,我因此在去年二月動了甲狀腺切除手術,繳了健保扣除額,這也是我為何會坐在一位神經科醫師辦公室的原因。

關節過動症候群和它的姊妹掏(不過情況更嚴重)──Ehlers-Danlos症候群被認為與基因有關。女性罹患關節過動症候群的機率大約是男性的三倍。當我們還是孩童時,超柔軟的身體可能令人覺得很可愛,也被鼓勵展現──特別是在參與類似體操或芭雷舞等活動時。1

無可避免地,當談到關節過動症候群時,自然會聯想到與瑜伽的關係,但我尚未在任何瑜伽課或出版品中聽到這方面的討論。我自己有個假設,由於在瑜珈課中柔軟度通常被正向鼓勵,因此有可能,在瑜伽練習者中擁有關節過動症候群的比例將比普羅大眾來得高。

無可避免地,當談到關節過動症候群時,自然會聯想到與瑜伽的關係,但我尚未在任何瑜伽課或出版品中聽到這方面的討論。

人們總是傾向享受自己擅長的部分。就我自己早些年的瑜伽經驗,我將柔軟等同於「瑜伽練得很好。」我之所以享受我的練習,主要是因為在這方面我覺得自己很成功。早期的「成就感」鼓勵我持續練習下去。

想像一下一位有著關節過動症候群的瑜伽老師站在台上教瑜珈,會是什麼樣的場景。柔軟的人可能會努力模仿因病理性而呈現的關節活動度,而另一方面,緊繃的瑜伽學生──甚或那些其實相當健康,關節活動度正常的學生──可能會感到相當挫折,或著覺得自己「瑜伽練得不好。」

實際上,這種場景可能並不需要想像。我想它正活生生發生在我們周遭。

我是瑜伽老師,不是醫師,診斷並不在我的專業範疇中。我只是說,我「常常」看到關節活動度很高的學生出現,然後…我對此現象感到納悶。

瑜伽仍然能對這些有著關節過動症候群的學生有所助益。透過輕度的阻力,強化關節周遭的穩定肌肉會對他們帶來幫助。

雖然透過良好順位來避免關節過度伸展在瑜伽練習中相當重要,但讓關節感到吃力的工作對我們的關節也不大好,因此我們可能需要調整姿勢以減少承重。舉例來說,在Chaturanga Dandasana中讓膝蓋著地,或著直接略過Chaturanga的練習。當我們感到暈眩時,我們可能得動得更慢。

顯然地,修復瑜伽(restorative yoga)、生命能量控制法(pranayama)和冥想能為我們的神經系統提供良好的支持。

關節過動症候群目前尚未有治療方法。我們僅能針對症狀下手,而非處理根本原因。話雖如此,關節過動症候群的確診依然讓我感到寬心許多,我是這麼想的。

當你長期疲憊、疼痛、感到有壓力時,很容易將自己歸類為抱怨者或著憂鬱症患者。瞭解到這些徵狀背後其實有著生理上的原因,讓我確認自己並非難搞、脆弱、或瘋了──至少,沒有比其他人來得嚴重。

 

References:

  1. Alan G. Pocinki, MD, PLLC, Joint Hypermobility and Joint Hypermobility Syndrome, (2010).
  1. William C. Sheil Jr., MD, FACP, FACR, Hypermobility Syndrome (Joint Hypermobility Syndrome), (4/29/2015).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