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間瑜珈教室,都該有一位真正的瑜伽行者

原文出處:〈Master Teacher Maty Ezraty on the State of Yoga Right Now

作者:Andrea Ferretti

編譯:Hsin-Hong Pan

Maty Ezraty是被瑜伽社群公認、實質意義上的領行人,她親身見證了瑜伽教學的演進。在這篇文章中,分享了她對於領導(leadership)與正直(integrity)的一些思考。

當Maty Ezraty在加州Santa Monica開辦YogaWorks的創始店時,年僅23歲。她當時所抱持的想法雖然簡單,但卻充滿了革命性:她想要打造一間提供高品質,具多元課程選擇的瑜伽學校,以吸引各式各樣的族群。時值1987年,那時的瑜伽教室基本上僅提供一種瑜伽課,但由於Ezraty同時受到Iyengar和Ashtanga Yoga的影響,她十分明瞭學習以不同方式練習所能帶來的助益。 閱讀全文〈每間瑜珈教室,都該有一位真正的瑜伽行者〉

教瑜伽,200小時的訓練夠嗎?

原文出處:〈Is 200 Hours Enough to Teach Yoga?

作者:TASHA EICHENSEHER

編譯:Hsin-Hong Pan

就商業角度來說,雨後春筍般的200小時瑜伽師資訓練是件好事,但這真能保護學生安全練習,並秉持傳統嗎?

 2015年的時候,Mandy Unanski Enright決定要當瑜伽老師。身為營養師及健身教練,瑜伽練習讓她得以在過去幾年保持心靈上的平靜,甚至有助於她前十字韌帶的術後恢復。她詢問了位於New Jersey Shore的瑜伽教室關於瑜伽師資訓練的訊息,它們一致推薦了位於紐約的知名瑜伽教室。 閱讀全文〈教瑜伽,200小時的訓練夠嗎?〉

瑜伽的金錢觀

原文出處:〈A Yogic Perspective on Money and Finances

作者:Georg Feuerstein

編譯:Hsin-Hong Pan

「有錢能使鬼推磨。」在當代社會中,這句話似乎無庸置疑地真實。許多人為金錢而焦慮。有錢時,我們會感到害怕,因為我們可能再次失去它;當缺錢時,我們也會感到害怕,因為我們將面對不確定的未來。當然,對有錢人來說,未來同樣沒那麼肯定。除此之外,財富的多寡是種相對概念,一位富有的人在另一人眼中,可能被歸類為貧困匱乏。 閱讀全文〈瑜伽的金錢觀〉

瑜伽圈的神秘流行:關節過動症候群?

原文出處:〈Joint Hypermobility Syndrome: Yoga’s Enigmatic Epidemic?

作者:Bernadette Birney

編譯:Hsin-Hong Pan

「這叫關節過動症候群(Joint Hypermobility Syndrome, JHS),」神經科醫師這麼說。 閱讀全文〈瑜伽圈的神秘流行:關節過動症候群?〉

當代瑜伽的創新是對傳統瑜伽的不敬嗎?

原文出處:〈Does Modern Yoga’s Innovation Disrespect Traditional Yoga?

作者:Georg Feuerstein

編譯:Hsin-Hong Pan

在《Bindu》──來自瑞典的瑜伽雜誌──最近刊載的文章中,Swami Janakananda評論到這陣子體操式瑜伽的風潮,認為這些練習之所以冠上瑜伽的名號,僅是因為這樣賣的比較好。他為評論所下的標題直接表明了〈改叫別的名字吧!否則瑜珈行者將死不瞑目!〉。他也提到,學生們有將接受到的教誨加以修改的習慣,乃至於原本的教誨彷彿出現了突變。最後,他認為,有必要開始去蕪存菁了。

特別是在美國,瑜伽老師們似乎有著創新的強烈嗜好,彷彿古老的教誨已經過時而無用。然而,一般來說,這些人其實尚未精通這些被他們所拋棄的真正教誨,因此他們無法斷言宣稱這些教誨究竟是否有效。正如Swami Janakananda所說:「你可以假裝自己無所不知,但你所做的,僅是依據你有限的知識來改變瑜伽。最終,你將在自己所創造出來的幻象與期待中不停地打轉。」

閱讀全文〈當代瑜伽的創新是對傳統瑜伽的不敬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