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位法沒有順位

 

原文出處:〈Leslie Kaminoff: “Asanas Don’t Have Alignment”

作者:Meagan McCrary

編譯:Hsin-Hong Pan

在一次訪談中,《瑜伽解剖書(Yoga Anatomy)》的作者Leslie Kaminoff 主張體位法(asana)無法獨立於練習者之外存在。而不久之後,他更大膽地發出宣言:「體位法沒有順位的問題,人才有順位的問題。(Asanas don’t have alignment, people have alignment.)」

宣言:體位法沒有順位。

什麼?再說一次?這個主張大大違背了大部份瑜伽老師在師資訓練時所受的教導:從根本去觀察每個體位法該有的順位,拆解每一個動作,並要求班上的學生由根基開始,一步一步完成這個動作。也就是說,英雄一式(Warrior I)有屬於英雄一式的順位,英雄二式(Warrior II)有著英雄二式的順位,以此可以類推到每一個教學綱要中的瑜伽動作。但Kaminoff 試圖改變這個對話的脈絡,他要求我們重新思考與練習者本身息息相關的順位原則。也因此當我們教授體位法時,「沒有什麼是絕對的。」

教授體位法時,沒有什麼是絕對的

依據Kaminoff的說法,關鍵在於脈絡(context)。「絕不」和「一定」等詞彙會將我們的陳述自脈絡中分離開來。總有些時候,某個特定的順位引導會適合某些姿勢、某些身體,但有時這些順位引導就是不管用。世界上不存在著通用、百試不爽的順位──只有針對個人在特定體位法中專屬於他個人的順位。

 

Kaminoff受教於Sri T. Krishnamacharya的兒子、也是《瑜伽之心(The Heart of Yoga)》的作者T.K.V. Desikachar,他奉獻了他的大半生教授高度針對個人需求而打造的瑜伽,並視個體需求的改變調整體位法、練習與使用的工具。Kaminoff說:「我從Desikachar身上學到最重要的一點,是在過程中尊重個體差異的必要性。因為個體才是瑜伽練習中根本的脈絡所在。」因此Kaminoff不教大眾所謂標準化的體位法,取而代之的,是提倡一種非標準化的、因人而異的、以呼吸為主要途徑的瑜伽練習。

如何針對個別需求打造團體課程

既然團體課程的生態短時間內不會有什麼改變,那麼我們必須找到一個妥協之道,一方面給予學生大致上「安全」的順位指令,並同時針對個人狀況給予引導。身為一位以順位為教學基礎的老師,我在課堂上不斷地感到掙扎。就我自己而言,我有一個關節活動度過大的身體,幾乎每個關節都是。我經歷了許多痛苦才知道許多針對課堂上那些絕大多數平背、肩膀緊的同學所給予的指令,未必能套用在我身上。為了能照顧到那些超級柔軟的學生,我常常覺得我在課堂上需要提供兩組截然不同的引導。某個程度上來說,這是不小的承擔,但身為瑜伽老師,我們盡力而為。

轉移焦點

Kaminoff喜歡這麼說:「瑜伽跟做(doing)體位法這回事無關──重點在於不做(un-doing)會阻礙體位法的事。」「透過svadhyaya,或著自我省察,我們了解到我們正在挑戰自己固有的模式,唯有在這個脈絡下的體位法練習才能真正成為一種瑜伽練習。」也就是說,相較於最終的結果,我們所探詢的是過程。當我們一方面學習認識自己,另一方面又做著以往做不到的事時,所有的助益及改變的可能性才會發生。

鼓勵學生自我省察的三個方法

  1. 讓身體的練習在某種脈絡下進行,例如提供一個主題,作意圖設定,或著引導某種態度,為學生保留能自我探詢與深思的空間。
  1. 讓學生們問自己問題,不論是與體位法相關的身體經驗(例如,我要如何在身體這個部位創造更多的自由?)或著正在發生的內在體驗(例如,當我得到片刻的寧靜時,我的心智去哪兒了?通常是依著怎麼樣的習性呢?)
  1. 當提及動作的順位時,我喜歡提醒我的學生不要拿我的話當聖旨。我通常會要求他們試試我的方法,再試試他們自已的方法,或著任何其他老師曾經教過他們的方法──然後再決定哪一種方法比較適合他們的身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