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月式的由來

原文出處:〈Soothing Moon Shine: Chandra Namaskar

作者:Andrea Ferritti, Sequence by Shiva Rea

編譯:Hsin-Hong Pan

身為充滿活力、高度競爭文化下的居民,美國的瑜伽練習者往往被如火一般熾烈、能帶來力量的練習型態所吸引。實際上,拜日式──西方世界中最廣為人知的序列──毫無疑問地是讓人體生熱的超級加熱器。就字面上來看,這個序列的梵文Surya Namaskar可以被翻作「向太陽致敬」。當你高舉雙手、向前鞠躬、延長軀幹,然後往後跳時,你便開始體現太陽般的能量(solar energy)。透過反覆地伸展、強化、由內而外溫暖了整個身體。

但若有一天,你感到精疲力竭、身體被過度刺激、或著過熱時,其實Surya Namaskar還有另一套能帶來撫慰效果的姐妹序列,叫做Chandra Namaskar,或著拜月式。如名稱所暗示,Chandra Namaskar是一套能讓人感到寧靜的序列,邀請你順從、並滋養具撫慰性質的月性能量(lunar energy)。

Prana Flow Yoga的創辦人Shiva Rea的說法──她為這篇文章提供了練習序列,「不分男女,這種形式的練習對於處在壓力下的人們相當有益。」「這是在你走向耗竭之前,用來平衡能量的好方法。」Chandra Namaskar是一套能為人帶來寧靜的練習,Bihar School of Yoga──Shiva Rea初次接觸到拜月式的地方──在教授這套序列時會在開始與結束時加入冥想練習。他們也會在練習中加入梵咒(mantra)的唱誦,每個姿勢有其相對應的月性能量梵咒。

月之力

Chandra Namaskar之所以不如Surya Namaskar般廣為人知的原因,或許與拜月式出現的時間較短有關。拜月式極有可能是20世紀的發明。Bihar School是一個在1960年代於印度創立的瑜伽派別,它在1969年出版的《Asana Pranayama Mudra Bandha》這本書中初次刊載了這套序列。

Bihar School的拜月式

The Kripalu Center for Yoga & Health在1980年代,創造了另一套Chandra Namaskar的變化版本。

Kripalu 的拜月式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將月亮視為恢復活力的象徵並不是什麼嶄新的想法。事實上,在500年前的譚崔(Tantra)文獻《Shiva Samhita》中,便將月亮視為能帶來永生的源頭。在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的宗教學教授David Gordon White的《The Alchemical Body》中提到,譚崔(另一種形式的瑜伽,被認為是哈達瑜珈的前身)的練習者相信人身上的「太陽」位在太陽神經叢;而「月亮」的位置則在頭頂。他們認為月亮蘊藏了能讓人不朽的瓊漿玉液,「它是巨觀宇宙中,生成月亮的原料,也是為人帶來永生的神聖甘露」;「它以富藏生機的雨水形式,把自己傾倒於世。」雖然位於腹部的熾熱太陽對於瑜伽練習的過程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觸發角色,但隨著時間推演,它的熱會造成老化、衰頹以及死亡。為了反轉這個過程,瑜伽師會做特定的練習,例如倒立或著鎖印(mudra),兩者皆用來保存、製造甘露。他們相信,把身體反轉過來,能將維持生命所需的液體自下方的脈輪(chakra)往上引向頭冠,轉化成不死甘露(也被稱為蘇摩(soma))。

如果你將這種隱晦難解的解剖學應用在當代哈達瑜珈的練習中,你可以說Surya Namaskar透過加熱我們的身體,來觸發瑜伽的轉化過程,它賦予我們內在火焰與熱情,讓我們得以潛心鑽研瑜伽這門修習。而Chandra Namaskar給了我們冷卻身體的方法,幫助我們滋養體內的生機。Shiva Rea說:「這告訴我們,我們可以透過冥想以及月性的修煉(sadhana),在自己體內產生蘇摩。」

長期以來,瑜伽文獻表示身體同時擁有加熱與冷卻兩股能量,而透過瑜伽和生命能量控制法(pranayama),有助於兩股能量來到平衡的和諧狀態。這為身體做好了部分準備,幫助我們走向自我了悟。Shiva Rea說,經過多年、強烈的「陽性」練習後,規律的Chandra Namaskar為她帶來了改變。「就個人的層面來說,Chandra Namaskar幫助我成為更全面、完整的瑜伽練習者,」「我們總是面臨能量的漲落起伏,而現在,我全然地珍視兩種相反的面向。我不再視能量低落為不足、令人不快的狀態,我現在覺得這樣的狀態蘊含了更多具冥想質地的能量。」

整裝待發

在Shiva Rea版本的Chandra Namaskar中,並非所有的動作都與Surya Namaskar大相逕庭。但其練習背後的意圖、步調以及移動的質地完全不同。為了達到滋養月性能量的目的,Shiva Rea建議花點時間,有意識地為你的練習調整情緒。如果可以,來到能看得到月亮的地方──如果天氣許可──於晚上、在戶外練習。如果你在室內練習,調低燈光的亮度,點幾根蠟燭,為自己打造類似被子宮所包覆的氛圍。讓人感到平靜的音樂也有助於找到合適的基調。實驗看看怎麼做對你比較有效。

運用短暫的冥想開啟你的練習,醞釀你和月亮之間的連結。讓你的專注力往內,邀請感受的能力注入你的練習。為了增加向內專注的品質,你可以在動作移動的過程中,反覆唱誦傳統的月性梵咒:「Om somaya namaha」。

特別注意每一次移動的質地。有別於在拜日式中跳進跳出,快速地移動,在拜月式的練習中,放慢你的速度,彷彿你正在水中移動身體一般。你也可以在這些姿勢中,加入一些自發性的運動。舉例來說,與其立即將自己塞入眼鏡蛇式──這是讓身體加熱的後彎,試著將肩膀往後轉一轉,身體左右搖一搖,直到你來到屬於自己版本、自然狀態下的眼鏡蛇式。Shiva Rea將這樣的過程稱為sahaja,意指「當我們善於接收與生俱來、內在的智慧時,所出現的自發性運動。」

練習時機

如果可以,在晚上練習Chandra Namaskar。傳統上,Surya Namaskar會在日出時練習,作為對太陽表示崇敬的方式,並為接下來的一天做好暖身。因此在晚上、月亮升起時練習Chandra Namaskar有其道理。它不僅是為睡眠做準備的好方法,就Richard Rosen──瑜伽老師,同時也是對《Yoga Journal》有卓越貢獻的編輯──的說法,日出和日落永遠是練習哈達瑜珈的絕佳時刻。「在這些時刻,光與暗之間達到了平衡。此時既非白晝,也不是夜晚。你正處於兩者的交界。」「這投射出了身體的內在狀態:你體內冷、熱的能量也達到了平衡。在此時做練習再自然也不過!」

除了考量一天之中的練習時段外,你或許也該考量每個月當中練習的時機點。Shiva Rea建議在新月、滿月和月虧(滿月後的14天內)中選個幾天,因為在這些日子中我們的能量會比較低落。對於有生理期的女性來說,Chandra Namaskar在能量低落的那幾天也會是很好的慰藉。

最重要的是,慢慢地動。這意味著你不需要像練拜日式那般,吸吐必須和每個動作達到同步。品嚐你的練習,彷彿你正精心籌備著美好的餐點,允許這流動引領你更貼近當下。「在這個練習中,你所練的並不是追求快、狠、準的「速解(quick fix)」能力,」Shiva Rea這麼說。「慢慢地動,讓自己不帶目的地在體位法間流動,即便僅有20分鐘,也能帶來令人難以置信的漣漪效應,讓人重新恢復活力,臨在當下。這與你做了多少無關;與你存在的品質有關。」

月光冥想

這個冥想改編自Bihar School of Yoga,能放在最後的休息姿勢──Savasana(攤屍式)──的前後進行。

雙腿交叉、找到舒適的坐姿。給自己一點時間,試著覺察位於雙眉之間的空間。在這空間中,觀想明淨的夜空懸掛著滿月,海面上閃耀著光芒。月影穿透深水,而冷蔭的月光宛若正舞蹈於浪尖上。

清楚地看著這影像,培養對於源自身、心的感受和知覺的覺察能力。讓這個視覺觀想慢慢褪去,再次覺察整個身體。

流光輝耀

Anjali Mudra, variation(祈禱手印變化式)

讓自己進入月性狀態:雙腳打開骨盆寬,掌心朝上,小指頭併在一起,呈象徵鬆手、向內傾聽的手印。

 

 

Standing Anahatasana(站姿心口打開式)

吸氣時,雙手往外打開。吐氣時,手掌放在薦椎上。下個吸氣時,將心口與腹部向上拉。在這個動作與月性站姿前彎(Lunar Uttanasana)之間來回3次。

 

Lunar Uttanasana(月性站姿前彎
往前屈身,保持膝蓋柔軟,頸部放鬆。讓胸口靠近大腿,掌心朝向天空。允許緊繃沿著脊椎慢慢釋放。

 

 

High lunge(高弓箭步) 

吐氣時,左腳往後踏,來到高弓箭步。保持前腳膝蓋位於腳踝正上方,後腳腳跟往後推。

 

 

Somachandrasana I(月性甘露一式)

吸氣時,雙足順時針轉動,同時將右手拉舉過頭。你的前足會呈現直角;而後足與側棒式的腳相同。

 

 

Somachandrasana II(月性甘露二式)

吐氣時,將你的右手拉向身側。保持胸口打開,雙腿有力,讓手往後足的方向延伸,停留在肩膀高度。在Somachandrasana I和II之間來回幾次。

 

 

Transition to Sahaja Ardha Malasana(轉換到自發性流動的半蹲)

吐氣時,整個身體順著逆時鐘的方向轉動,來到雙腳左右分開、腳掌互相平行的站姿。

 

 

Sahaja Ardha Malasana(自發性流動的半蹲)

吸氣時,彎曲左膝蓋,伸直右腿。保持脊椎延長。吐氣時,將能量自大腿內側聚向骨盆底部。吸氣時,帶著同樣的覺察移到另一側。再來回兩次,以自發性流動的方式舞動你的手臂與軀幹,宛如大海中的海草一般。

 High Lunge(高弓箭步)

轉向左腿的方向,進入高弓箭步,並為月性串聯(lunar vinyasa)做好準備。

 

 

Plank Pose(平板式)

吸氣時,左腿往後踏,進入平板式。雙手落在肩膀下方,保持核心有力,自頭頂經過尾骨到腳踝呈一道長長的能量線。

 

Anahatasana(心口打開式)

吐氣時,雙膝著地,保持下腹啟動。讓你的雙手往前走,呈肩膀寬度,心口往地面的方向放鬆。停留幾個呼吸的時間,讓身體不斷往下沉。

 

Sahaja Bhujangasana(自發性流動的眼鏡蛇式)

雙手來到肩膀下方,提起你的胸口,輪流轉動肩膀,並釋放頸部。讓脊椎如水一般地流動,不受任何的束縛,也不帶些許猶疑。

 

Svananada(充滿喜樂的下犬式)

吐氣時,以月性的狀態、順著流動進入下犬式。一邊踩腳,一邊恣意地擺動髖部和脊椎。放鬆你的下頷,讓脖子更自由地移動,感受狗兒獲得自由後,身上洋溢的至福。

 

Three-Legged Downward Dog(三條腿的下犬式)

在中立的下犬式暫停一下。吸氣時,右腿往天空方向延伸;吐氣時,讓右腿下降回到左腳旁邊。吸氣,換左腿往天空方向延伸。下個吐氣時,左腿往前跨,來到高弓箭步。

 

Hign Lunge(高弓箭步)

在高弓箭步吸一口氣。下個吐氣時,右腿往前,回到墊子前方,讓你的髖部以放鬆、從容不迫的能量姿態,左右、慢慢地擺動。

 

 Lunar Uttanasana(月性站姿前彎)

腳併、或雙腳打開成骨盆寬度,身軀靠在大腿上來到月性站姿前彎。雙手重重地沉向地面,掌心朝向天空。

 

Standing Anahatasana(站姿心口打開式)

起身,雙手放在薦椎上。透過你的雙腳往下紮根;沿著雙腿、心口一路向頭頂的方向上提。放鬆你的下頷。讓上顎放柔,彷彿你正承接著一滴月性甘露。

 

Anjali Mudra, variation(祈禱手印變化式)

在換邊之前,先向內關照。在另一側的練習中反覆同樣的序列,不過這次改為右腿往後跨進入高弓箭步。

在兩側的練習結束後回到這個姿勢,給予最後的手印、獻詞、感恩、並為和平、及有情眾生的生機禱告。

 

參考影片:Shiva Rea版本的拜月式

拜月式的由來 有 “ 2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