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經》說很多,但就是沒提到身體要無敵軟

原文出處:〈Patanjali Never Said Anything About Limitless Flexibility

作者:Alexandria Crow

編譯:Hsin-Hong Pan

以下是我在非瑜伽圈走動時的意外發現,通常對話是這麼開始的:某個人問我做什麼工作,當我告訴他們我教瑜伽時,幾乎都會收到一成不變的回應「我不夠柔軟,沒辦法練瑜伽。」這時候,我通常會告訴他們瑜伽跟柔軟度沒什麼關係,並鼓勵他們嘗試看看。

no-excuses

另一個相反的狀況是:許多瑜伽初學者之所以來上瑜伽課是因為他們的身體很柔軟,不論是因為過去跳舞、練體操的經驗,又或著僅是基於先天的條件。有這種現象一點也不足為奇,西方式的瑜伽把重點放在體位法,媒體推波助瀾,再加上社群媒體上不時出現令人驚艷的姿勢,都讓瑜伽看起來幾乎就跟柔軟度劃上等號──而且往往是無限地柔軟。但Patanjali從未談到瑜伽跟柔軟度有關,他為體位法所下的定義當然也不是無限地柔軟。

沒有穩定度,就沒有柔軟度

在《瑜伽經》中,Patanjali稱體位法是用力並保持輕鬆,或著努力與放鬆之間的配合(當然,這部分有許多翻譯)。他試圖指出在生命中充滿著許多看似矛盾對立的經驗。除了努力與放鬆之外,還包括喜樂與痛苦、白天與黑夜、得與失、喜歡與厭惡……這串列舉可以無盡地延續下去。

接著,他提到當這些看似相反的經驗在體位法中同時出現時,練習者會領悟到:實際上它們並無二致。因為,這些經驗均非永恆不變的,兩者都會過去。

儘管世間所存在的各種經驗中,確實有些違背我們意願,不是我們所欲追求的。但或許可以這麼想,如果沒有黑,就顯不出白;沒有夜晚的存在,也就沒有白晝的到來。同樣地,柔軟度無法自外於穩定度而存在。

有太柔軟這回事嗎?

追求無限地柔軟,卻缺乏與之平衡的力量和穩定度,便忽略了存在自身對於二元性的需求。就像那些比較緊繃,但相對穩定度較高的瑜伽學生需要變得更柔軟一些,同樣地,已經很柔軟的學生需要試著增加他們的力量和穩定度。瑜伽老師從來不會鼓勵學生練的強壯到感到行動困難,同樣的道理,我相信老師們也必須有智慧地指導學生,讓他們知道所謂能帶來益處的柔軟度,是有其限制的。

讓我們以橡皮筋作為例子。一條新的橡皮筋很容易被伸展,而且可以拉得很開,並同時強壯到足以綁住它所圍繞的東西。但隨著你拉扯橡皮筋的次數增加,它會漸漸失去綑綁的力量。肌肉的狀況也是一樣,雖然對大多數人來說,拉長他們的腿後側與臀部肌群是沒問題的,但我們仍然必須知道何時該適可而止。如果在某個時點,你的肌肉開始出現無法將骨骼維持在適當的順位時,那麼伴隨而來的,將是頻繁地受傷。

瑜伽跟柔軟度沒什麼關係。真正有關的,是如何在柔軟度和穩定度之間找到平衡。你擔心自己碰不到腳趾頭嗎?只要保持努力,有一天你將屬於能將臉貼在小腿上的那個族群。但如果在這過程中你沒能維持該有的力量,你將會往某個極端過度傾斜,錯過生命裡頭同等重要的另一端,而失去經驗生命完整性的機會。

image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